广予木堇

【周棋洛x我】春日游

赞美太太!他来的时候,春天也跟着来了。

犹有桃花流水上:

献给洛洛的生贺




001


大明星少有回来那么早的时候,一吃过晚饭就怂恿着我陪他像是最普通的小情侣一样手牵着手在小区附近不远的运动公园里散步。


 


尚存的那点儿寒气早已经被春风吹散开,就连日落的时间也越发晚了,一看天色还敞亮着,他不情不愿地戴上了墨镜和帽子,又换了件好几年前款式的外套。


 


他这几天为了拍戏又瘦了好几斤,倒显得衣服松松垮垮的。


 


“我的好身材都被遮住了。”


 


“大晚上的你要给谁看?”


 


“当然是为了时时刻刻在你面前保持最佳形象咯。”


 


他侧着身子显露出那永远笔挺的后背,肩膀并不宽却比例足够协调,让人有种莫名的安全感。我注意到他在小心地展现自己手臂上锻炼出的肌肉,眼角的余光中透着不自觉的炫耀与愉悦,活像是个要讨糖果奖励的孩子。


 


微翘起嘴角的笑容甜得像是门口那家店里新口味的棉花糖,我忍不住踮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近距离看他的时候,卸完妆后的脸当然不如化妆后的他那样光彩夺目,却自有更加生活气息的少年感。


 


我总是羡慕他那保养得让人想要咬一口的皮肤,结果不知道怎么就被他蛊惑着跟他一起早晚敷面膜,两个人躺在阳台的躺椅上,互相把脸上的面膜调整妥帖,看着对方的傻样儿止不住笑出声。结果一照镜子的时候,两个人之间依然形成了鲜明对比,恼得我又想往他那张脸上拧巴看看是不是会淌出水来。


 


“你得相信你有让人一见就不忘的能力,所以现在委屈你一下。”


 


“奖励收到,周棋洛变装开始。”


 


自从恋爱开始,他对如何用最简单的道具让人无法第一时间将他和周棋洛这三个字画上等号越发纯熟,哪怕他依然有着和普通人区分开的气场,也只觉得这个介乎少年与男人之间的他长了个线条优美的下颚,脖颈也是和脸一样的白,四肢修长而有力,像是个长年接触运动健身的人,而不会想到他在荧屏,在灯光之下,有多少人为他欢呼。


 


耀眼的金发调皮地在帽子后的搭扣中间冒出来,他伸手按了按不见什么成效,干脆在脑后扎了个小啾啾。


 


“可以出门了吗?”


 


“等等,我觉得你也应该戴一副墨镜。”


 


“我又不是明星。”


 


“是情侣装扮啦我的薯片小姐。”


 


我看着镜子里的我跟他——心形的粉色眼镜,星条的帽子,脖颈上相同的项链,以及手腕上同款只是星座挂件不同的链子,就算是个不相识的路人也能够看出是一对热恋期的小青年。他倒还不知足地又在衣服上别了一对相同的挂件,还将手指紧紧相扣。


 


这个宣誓所有权的小动作,可爱得让人想把他藏起来,折起来,让所有人都找不到他,除了我。


 


 


002


城区刚开发不久,公园里的人也不多,我看见远处的高楼里的灯光开始一盏又一盏地点亮,想必正是下班回家做饭的时间,公园里活跃的大多是些年轻人,我本以为他会担心被发现,可看他昂首挺胸的模样里丝毫没有这种担忧。


 


带着随身听跑步经过我们的同龄人只是看了一眼便继续锻炼的行程,那些奇装异服踩着滑板的嘻哈少年们迎面而来,显得他只是个简简单单的22岁的男孩子,只是因为带着女朋友出行显露出几分异常的欢喜和骄傲。


 


我们沿着回环的道路走了一圈后坐在公园里的篮球场边的长椅上歇脚。夕阳已经慢慢地开始下沉,篮球架的玻璃板上被日光分割成一片片的彩色,还有残存的热度照在两个人身上。


 


他像是每一次我们两个人私下相处一样靠在我的肩膀上,这个有身高差存在其实并不怎么舒服的姿势,偏偏在他做来就像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撒娇,我扭头去看他,长长的睫毛在安静的呼吸之间轻微颤抖,底下那双湖蓝色的眼睛带着笑意看着我。


 


“在公众场合秀恩爱总有种罪恶感。”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要找到一个像我这么可爱的男朋友一定非常难。”


 


“你就自恋吧。”


 


“要找到一个像你一样可爱的女朋友也特别难,我们可真浪费资源。”


 


我刚想回应他,一个篮球滚到他脚边,那边穿着球衣的少年们朝着我们挥手示意。


 


他像是突然得了什么指令一样站起来,将袖口上挽了些,抱着篮球朝着那边跑了两步,在刚进球场还没踩上三分线的时候,脚底用力地弹跳而起,身形轻盈而矫健。


 


我看见他手腕扣下的动作和篮球在空中飞出的抛物线,像是定格住的画面,而后他落到地上,篮球从篮筐之中径直穿过,在地面上弹跳着,这才将那种足以入画的场景给打破。


 


他穿着的是条九分裤,船型袜完全被球鞋包裹住,露出了纤瘦好看的脚踝,若不是那层日光里的暖色调,应当是白得发光,让人不自觉地将视线转移到那里,然后是那张,墨镜都挡不住过于好看的轮廓的脸,以及被风吹起的衣服隐约露出的身材。


 


“嘿兄弟,要不要下场来几个球?”


 


“不用啦,冷落女朋友可不是24孝好男友会做的。”


 


他顶着那边少年们善意的微笑和口哨往回跑,唇角的弧度飞扬起来,一副要我夸夸他进球的准头的模样。


 


我不由地猜测他的高中时期会不会有这样的篮球比赛,他想要参加却碍于明星的身份只能待在场下偷偷围观,而后在夜半无人的时候带着篮球在操场上跑动投篮,一点点地增加投篮命中率。也或许他有那么一群能说上几句话的朋友,会和他一起像是最寻常的朋友一样相处,在室内的场馆里举办一场无人围观的篮球赛。


 


他依然是少年意气风发的模样,我却想象不出,早几年前的他又是个什么样。


 


在我同他认识的几个月里他几乎是以每天一个面孔的速度成长,汲取着从各个方面传递来的知识,一点点长成一个更好的小太阳。


 


“你也不怕被人发现了。”


 


“我有特殊的本领嘛。不过你提醒我了,这个散步太平淡了,不够有意思。”


 


“那你想要怎么有意思?”


 


“我们装作被人发现了好不好?”


 


他凑近我。


 


透过镜片我看见他那双好看的眼睛微微眨了眨,那是个做起来相当可爱的动作,偏生在他戴着眼镜稍稍成熟的打扮里多了几分诱惑的味道。他的目光穿透我心灵的旷野,就像是阳光穿过玻璃窗一样易如反掌。


 


夕照的余光在他的发丝上跳舞,我正想问问他要怎么个故作被人发现,他就突然拉起我,沿着篮球场边的小径往前跑。


 


那头还是正在追逐着篮球的少年,他借着看向我的方向把墨镜勾在了尾指上,用着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的脸对着我比了个飞吻的姿势,又飞快地将墨镜戴回了原本应在的位置。


 


脚底踩着落花发出声响,空阔的场地上篮球跳动的声音和少年们的喊声都被抛在了后面,我们像是两个被追逐的人一样用着最快的速度奔跑,直到小路的周围被树丛围绕着拥挤起来,我也因为体力不支而放慢了脚步,然后在彼此的对视之中大笑出声。


 


 


003


“你今年几岁啦还玩这种游戏?”


 


“反正比你大一个月,你想要几岁我就跟着几岁。”


 


他这么多年来作为明星出席的活动早已经养成了良好的体力,这番跑动中他甚至没怎么出汗,只是脸颊上多了点儿红晕,也不知道是夕阳的颜色染上去的还是因为他时而露出的羞赧表情。


 


他从口袋里面掏出了手帕一点点地把我额角的汗珠擦拭干净,这个年代还能带着手帕的男孩子总是会给人以好感,手帕上还带着日光的味道,以及他惯用的干净而清冽的香水味。


 


公园里光线暗一些的位置灯光已经亮了起来,大约是散步的人着实少得可怜,相隔着点亮,好在日光还有些许从地平线以下折射上来的光散漫地分布在空中,把道路映照得清清楚楚。


 


我们恢复了正常的散步的速度,沿着公园里的那条人工开凿的河道走,远处的入口那儿,在河道上架起的高高的行道,逆着光俨然一条清晰的曲线,正有一两个孩子穿着旱冰鞋从上面经过,扶着栏杆一步步小心地走着。


 


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突然触动了他,突然安静了下来,冲着我露出了一个算得上委屈巴巴的表情。


 


“明天我又得去外地取景。”


 


“我会准时给你打电话的。”


 


“下周又有一个新的演唱会的活动。”


 


“记得把现场的录像发给我。”


 


他似乎并不满意我这个答案,鼓起了腮帮子。“我是说我们又得异地恋啦。”


 


“没有关系啊,反正我们远距离恋爱也没什么不好的。还是说你对自己没有信心?”


 


“才没有呢,我只是在想如果是在古代就好了,我呢,一定是一个仗剑行走江湖的大侠客,还是那种长的特别好看能上画像里面的,你呢就是跟我一起锄强扶弱的侠女,我们可以一起行动,还可以买个大房子,里面放满了我们两个人的战利品。”


 


“尤其是你的画像?”


 


“薯片小姐你不要这么揭穿我嘛。”


 


我们同居的屋子里面的客厅里专门用着一个带玻璃门扇的柜子装着他的各种奖杯和粉丝送给他的手办信件,他用来练习演奏的隔音室里的墙壁被他糊上了各种他的专辑海报,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哪儿来的这种癖好,直到我发现最中间的那张周棋洛的画报并不是完全贴紧的,掀开的底下藏着一张被他打印到了海报大小的我的照片,简直像是被一堆周棋洛包围在了中间。


 


他竖着手指发誓自己绝对是无心的举动,纯粹是想要表达我是他的偶像,一转头干脆理直气壮地把自己的那张海报给扯了,让我每次看着墙壁都有种莫名的羞耻。他却愈发得了劲儿地弹奏起吉他,把表白和爱恋都融入每一次拨动琴弦之中。


 


他的眼睛在闪光,当然他本就是一个发光体。


 


“不过其实也不能算异地恋。”


 


“你在我的歌词里陪着我。”


 


正好此时有落花掉在他摘了帽子的头顶,他伸出手指从卷曲的头发里把花瓣拈出来,像是献宝一样地递到我的面前。


 


花瓣和他的笑容一样带着春日的味道,只是长到了成熟的颜色,却没有染上尘埃。


 


我开始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说,觉得这个世界美好无比是因为万物都是那个钟情的人不经意的一字一句,满树花开的悸动也好,阳光席卷城市的璀璨也好,入夜的电台缥缈而动人的歌声里的情怀也好,都是穿过指间停驻的羁绊,留在记忆中等待此后每一日的黄昏反复诵读。


 


“要听我唱歌吗?”


 


“跟着那边沿街的广场舞的伴奏?”我挑了挑眉头。


 


“你的周棋洛绝不会被带跑调的。”


 


“那我,拭目以待。”


 


004


我突然想起一句话,他来的时候,春天也跟着来了。



评论

热度(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