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予木堇

一点日常小感想吧

唉,人生啊……如果拿刨粮打比方,就是在你想看滴滴滴的时候,给你推荐的净是小甜饼,而在你饿到狼嚎想啃小甜饼的时候,推荐的就会变成清一色滴滴滴……唉……@_(:(」ㄥ)_

使劲吸一口大甜甜!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我仿佛成了一条锦鲤……?


瑟瑟发抖。


算了吸吧随便了,反正我下次考试得是秋凉后的事了。

全程傻笑读完全文

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Hhhhhh可爱

燕余:

“看到我们的国家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
比心
有想写老王耍流氓的文的冲动

帝都新风尚背后的男人

过年了啊啊啊!皇粮就是好吃啊啊啊!尖叫跑圈!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隆安十年,新皇不等登基,就亲赴两江战场。此后东瀛人临阵倒戈,江南大捷。


至此大局已定,任凭西洋教皇有通天彻地的本领,终于也无力回天。


 


于是顾昀终于挂了印。


 


其实在两江大营的时候,顾昀觉得自己挺好的——他既没有断胳膊,也没有断腿,甚至没破相,依然英俊潇洒。虽然打了一身钢板,但他与钢板兄相伴多年,早就“情同手足”。大败西洋军后,他认为自己离骑马上阵就差一场好觉。


 


把一干事务交接给沈易,顾昀终于卸了心头的甲,在帅帐里倒头就睡。枕戈待旦多年,这一觉果真是好觉,昏天黑地,梦也没一个,几乎就要睡死过去。


迷迷糊糊间,他先是隐约听见有人声,只是听不太清,紧接着,又有人把手掌捂在他脸上,手指微凉,袖子里透出熟悉的安神散香味。


“长庚啊。”他这么想道,拉着意识的弦一松,神智又开始往下沉。


 


“三天了。”长庚抬起头,脸色却不太好,比不眠不休地飞到两江战场还疲惫,嘴唇上略微起了皮,轻声问陈姑娘,“他为什么还不醒?”


 


陈轻絮端了一碗水递给他,长庚接过来,自己却只尝了一口温度,就用小勺蘸着,小心地喂给顾昀。


“侯爷的药里有助眠的成分,不过大概也不全是药劲,这些年亏得太多了,心神一松,就全发出来了。”陈姑娘道,“还有皇上身上带着的安神散——”


 


长庚常年带着安神散,已经被这玩意腌入味了,闻言立刻把装安神散的香囊解下来丢在一边,忧心忡忡地问道:“和安神散也有关系?对了,我早就想问,他好像对陈姑娘的安神散特别敏感,稍微点上一把就睡得很沉,这药的药性温和得很,按理说不应该有什么冲撞的,还是他……”


精神太差了?


 


陈轻絮说道:“陛下,睡得沉不是坏事啊。”


“我知道,只是……”


 


“其实像侯爷这种从小泡在药汤里长大的人,体质比一般人更不敏感。我听人讲,前些年侯爷在北郊温泉山庄遇刺,贼人给他下的药足够放倒两三个壮汉,他也不过是手脚麻痹了片刻而已,”陈轻絮慢声细语说道,“陛下,烈性迷药尚且如此,何况区区一包安神散呢?这一味药里,能让他沉眠不醒的,大概也……”


    


大概什么?


长庚有些茫然地看着她。


 


陈轻絮再江湖,此时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后面的话觉得自己不方便多说了,就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冲他微微施礼,转身走了。


 


长庚一开始没明白她在不好意思什么,莫名其妙,低头继续给顾昀喂水,忽然,一个念头倏地划过他心尖,长庚的手一顿——


能让他沉眠不醒的,不是药本身……那么,是这股味道吗?


是因为带着这股味道的……我吗?


 


长庚呆了好一会,轻手轻脚地把水放下,觉得心里有一汪小小的水泊,绵密的波纹不断地来回起伏。他忍不住勾起顾昀的手指,轻轻摩挲着那人指尖的细茧,继而叹了口气,十指相扣……


就在这时,整个空间震荡了一下,紧接着是一声巨响,仿佛一头巨兽的叹息。


 


闷闷的“隆隆”声动静很大,活生生地把半聋顾昀也惊醒了,他的心神还没远离战场,未及清醒,先悚然一惊。


顾昀猛地睁开眼,被晃眼的白光刺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把长庚往怀里一扯,去摸床头的割风刃……摸了个空。


 


割风刃呢?


甲呢?


 


即使琉璃镜不在,他也发现这里似乎不是两江大营的帅帐——帅帐里进出的将军们带来的冷铁和汗的味道不见了,床头似乎有香炉,燃着清幽的香,身下的床褥柔软得要把人骨头融化进去,而窗外……


一片白?


 


阳春三月天,江南还会下雪?


还是他更瞎了?


 


这时,被他护在怀里的人轻轻地掰过他的脸,在他眼角亲了一下,把琉璃镜架在了他的鼻梁上。


 


顾昀的视野清晰起来,紧接着,“嗡”的一声,“屋子”又是一震,窗外飞起云海似的白雾,浓郁地涌动片刻,继而缓缓散开,露出北方尚未复苏的初春。


一排铁傀儡和卫兵列队两侧,为首一位似乎是御林军统领。


 


长庚:“京城到了,子熹,回家了。”


 


顾昀分明记得自己是在两江大营的帅帐里,眼睛一闭一睁,竟然就到了京城。


他脸上一片空白,露出了这辈子最呆滞的表情:“……啊?”


 


半个月以后,纵贯南北的蒸汽铁轨车才正式投入使用。


史书上说,早期的蒸汽铁轨车烧紫流金,因此只供军用,战后过了几年,灵枢院再三改造,降低了能耗,才开始开放民用线路。


史书上没说,大梁铁轨车第一次开跑,原是为了悄么声地偷走大帅。


唉,史书老遗漏重点。


 


后来,长庚虽然彻底摆脱了乌尔骨,身边却总是预备着几包配好的安神散,朝廷内外都跟着这位皇上一起养生。“惜命”也成了朝中新风尚,大家没事就坐一起交流怎么“补气养血”、“平心静气”,药膳成了独立菜系,在帝都红极一时。


陈姑娘有一次陪沈将军回京见了长庚,闻到皇上身边仍然萦绕着淡淡的草药味。好多年过去,她早把当年在蒸汽铁轨车上的闲话忘了,隐晦地向皇上表示,乌尔骨真的已经根除了,陛下不用再这么小心翼翼,这有点砸她招牌。


 


长庚笑而不语。


 


顾昀中年后不再驻守边疆,除了例行巡视四境军务,他大部分时间都在京城。京城的生活毕竟安逸,平时在自己府上又有人精心照料,时间长了,养得他添了不少娇气的毛病,偶尔出长差,到了新地方,总有那么一两宿睡不着。


不过,只要放一包安神散在床头,他就不择席认床了。



好甜好甜好甜!

绿绿绿酱:

起床了吗,李泽言喊你去游乐园玩啦!!

【周棋洛x我】春日游

赞美太太!他来的时候,春天也跟着来了。

犹有桃花流水上:

献给洛洛的生贺




001


大明星少有回来那么早的时候,一吃过晚饭就怂恿着我陪他像是最普通的小情侣一样手牵着手在小区附近不远的运动公园里散步。


 


尚存的那点儿寒气早已经被春风吹散开,就连日落的时间也越发晚了,一看天色还敞亮着,他不情不愿地戴上了墨镜和帽子,又换了件好几年前款式的外套。


 


他这几天为了拍戏又瘦了好几斤,倒显得衣服松松垮垮的。


 


“我的好身材都被遮住了。”


 


“大晚上的你要给谁看?”


 


“当然是为了时时刻刻在你面前保持最佳形象咯。”


 


他侧着身子显露出那永远笔挺的后背,肩膀并不宽却比例足够协调,让人有种莫名的安全感。我注意到他在小心地展现自己手臂上锻炼出的肌肉,眼角的余光中透着不自觉的炫耀与愉悦,活像是个要讨糖果奖励的孩子。


 


微翘起嘴角的笑容甜得像是门口那家店里新口味的棉花糖,我忍不住踮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近距离看他的时候,卸完妆后的脸当然不如化妆后的他那样光彩夺目,却自有更加生活气息的少年感。


 


我总是羡慕他那保养得让人想要咬一口的皮肤,结果不知道怎么就被他蛊惑着跟他一起早晚敷面膜,两个人躺在阳台的躺椅上,互相把脸上的面膜调整妥帖,看着对方的傻样儿止不住笑出声。结果一照镜子的时候,两个人之间依然形成了鲜明对比,恼得我又想往他那张脸上拧巴看看是不是会淌出水来。


 


“你得相信你有让人一见就不忘的能力,所以现在委屈你一下。”


 


“奖励收到,周棋洛变装开始。”


 


自从恋爱开始,他对如何用最简单的道具让人无法第一时间将他和周棋洛这三个字画上等号越发纯熟,哪怕他依然有着和普通人区分开的气场,也只觉得这个介乎少年与男人之间的他长了个线条优美的下颚,脖颈也是和脸一样的白,四肢修长而有力,像是个长年接触运动健身的人,而不会想到他在荧屏,在灯光之下,有多少人为他欢呼。


 


耀眼的金发调皮地在帽子后的搭扣中间冒出来,他伸手按了按不见什么成效,干脆在脑后扎了个小啾啾。


 


“可以出门了吗?”


 


“等等,我觉得你也应该戴一副墨镜。”


 


“我又不是明星。”


 


“是情侣装扮啦我的薯片小姐。”


 


我看着镜子里的我跟他——心形的粉色眼镜,星条的帽子,脖颈上相同的项链,以及手腕上同款只是星座挂件不同的链子,就算是个不相识的路人也能够看出是一对热恋期的小青年。他倒还不知足地又在衣服上别了一对相同的挂件,还将手指紧紧相扣。


 


这个宣誓所有权的小动作,可爱得让人想把他藏起来,折起来,让所有人都找不到他,除了我。


 


 


002


城区刚开发不久,公园里的人也不多,我看见远处的高楼里的灯光开始一盏又一盏地点亮,想必正是下班回家做饭的时间,公园里活跃的大多是些年轻人,我本以为他会担心被发现,可看他昂首挺胸的模样里丝毫没有这种担忧。


 


带着随身听跑步经过我们的同龄人只是看了一眼便继续锻炼的行程,那些奇装异服踩着滑板的嘻哈少年们迎面而来,显得他只是个简简单单的22岁的男孩子,只是因为带着女朋友出行显露出几分异常的欢喜和骄傲。


 


我们沿着回环的道路走了一圈后坐在公园里的篮球场边的长椅上歇脚。夕阳已经慢慢地开始下沉,篮球架的玻璃板上被日光分割成一片片的彩色,还有残存的热度照在两个人身上。


 


他像是每一次我们两个人私下相处一样靠在我的肩膀上,这个有身高差存在其实并不怎么舒服的姿势,偏偏在他做来就像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撒娇,我扭头去看他,长长的睫毛在安静的呼吸之间轻微颤抖,底下那双湖蓝色的眼睛带着笑意看着我。


 


“在公众场合秀恩爱总有种罪恶感。”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要找到一个像我这么可爱的男朋友一定非常难。”


 


“你就自恋吧。”


 


“要找到一个像你一样可爱的女朋友也特别难,我们可真浪费资源。”


 


我刚想回应他,一个篮球滚到他脚边,那边穿着球衣的少年们朝着我们挥手示意。


 


他像是突然得了什么指令一样站起来,将袖口上挽了些,抱着篮球朝着那边跑了两步,在刚进球场还没踩上三分线的时候,脚底用力地弹跳而起,身形轻盈而矫健。


 


我看见他手腕扣下的动作和篮球在空中飞出的抛物线,像是定格住的画面,而后他落到地上,篮球从篮筐之中径直穿过,在地面上弹跳着,这才将那种足以入画的场景给打破。


 


他穿着的是条九分裤,船型袜完全被球鞋包裹住,露出了纤瘦好看的脚踝,若不是那层日光里的暖色调,应当是白得发光,让人不自觉地将视线转移到那里,然后是那张,墨镜都挡不住过于好看的轮廓的脸,以及被风吹起的衣服隐约露出的身材。


 


“嘿兄弟,要不要下场来几个球?”


 


“不用啦,冷落女朋友可不是24孝好男友会做的。”


 


他顶着那边少年们善意的微笑和口哨往回跑,唇角的弧度飞扬起来,一副要我夸夸他进球的准头的模样。


 


我不由地猜测他的高中时期会不会有这样的篮球比赛,他想要参加却碍于明星的身份只能待在场下偷偷围观,而后在夜半无人的时候带着篮球在操场上跑动投篮,一点点地增加投篮命中率。也或许他有那么一群能说上几句话的朋友,会和他一起像是最寻常的朋友一样相处,在室内的场馆里举办一场无人围观的篮球赛。


 


他依然是少年意气风发的模样,我却想象不出,早几年前的他又是个什么样。


 


在我同他认识的几个月里他几乎是以每天一个面孔的速度成长,汲取着从各个方面传递来的知识,一点点长成一个更好的小太阳。


 


“你也不怕被人发现了。”


 


“我有特殊的本领嘛。不过你提醒我了,这个散步太平淡了,不够有意思。”


 


“那你想要怎么有意思?”


 


“我们装作被人发现了好不好?”


 


他凑近我。


 


透过镜片我看见他那双好看的眼睛微微眨了眨,那是个做起来相当可爱的动作,偏生在他戴着眼镜稍稍成熟的打扮里多了几分诱惑的味道。他的目光穿透我心灵的旷野,就像是阳光穿过玻璃窗一样易如反掌。


 


夕照的余光在他的发丝上跳舞,我正想问问他要怎么个故作被人发现,他就突然拉起我,沿着篮球场边的小径往前跑。


 


那头还是正在追逐着篮球的少年,他借着看向我的方向把墨镜勾在了尾指上,用着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的脸对着我比了个飞吻的姿势,又飞快地将墨镜戴回了原本应在的位置。


 


脚底踩着落花发出声响,空阔的场地上篮球跳动的声音和少年们的喊声都被抛在了后面,我们像是两个被追逐的人一样用着最快的速度奔跑,直到小路的周围被树丛围绕着拥挤起来,我也因为体力不支而放慢了脚步,然后在彼此的对视之中大笑出声。


 


 


003


“你今年几岁啦还玩这种游戏?”


 


“反正比你大一个月,你想要几岁我就跟着几岁。”


 


他这么多年来作为明星出席的活动早已经养成了良好的体力,这番跑动中他甚至没怎么出汗,只是脸颊上多了点儿红晕,也不知道是夕阳的颜色染上去的还是因为他时而露出的羞赧表情。


 


他从口袋里面掏出了手帕一点点地把我额角的汗珠擦拭干净,这个年代还能带着手帕的男孩子总是会给人以好感,手帕上还带着日光的味道,以及他惯用的干净而清冽的香水味。


 


公园里光线暗一些的位置灯光已经亮了起来,大约是散步的人着实少得可怜,相隔着点亮,好在日光还有些许从地平线以下折射上来的光散漫地分布在空中,把道路映照得清清楚楚。


 


我们恢复了正常的散步的速度,沿着公园里的那条人工开凿的河道走,远处的入口那儿,在河道上架起的高高的行道,逆着光俨然一条清晰的曲线,正有一两个孩子穿着旱冰鞋从上面经过,扶着栏杆一步步小心地走着。


 


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突然触动了他,突然安静了下来,冲着我露出了一个算得上委屈巴巴的表情。


 


“明天我又得去外地取景。”


 


“我会准时给你打电话的。”


 


“下周又有一个新的演唱会的活动。”


 


“记得把现场的录像发给我。”


 


他似乎并不满意我这个答案,鼓起了腮帮子。“我是说我们又得异地恋啦。”


 


“没有关系啊,反正我们远距离恋爱也没什么不好的。还是说你对自己没有信心?”


 


“才没有呢,我只是在想如果是在古代就好了,我呢,一定是一个仗剑行走江湖的大侠客,还是那种长的特别好看能上画像里面的,你呢就是跟我一起锄强扶弱的侠女,我们可以一起行动,还可以买个大房子,里面放满了我们两个人的战利品。”


 


“尤其是你的画像?”


 


“薯片小姐你不要这么揭穿我嘛。”


 


我们同居的屋子里面的客厅里专门用着一个带玻璃门扇的柜子装着他的各种奖杯和粉丝送给他的手办信件,他用来练习演奏的隔音室里的墙壁被他糊上了各种他的专辑海报,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哪儿来的这种癖好,直到我发现最中间的那张周棋洛的画报并不是完全贴紧的,掀开的底下藏着一张被他打印到了海报大小的我的照片,简直像是被一堆周棋洛包围在了中间。


 


他竖着手指发誓自己绝对是无心的举动,纯粹是想要表达我是他的偶像,一转头干脆理直气壮地把自己的那张海报给扯了,让我每次看着墙壁都有种莫名的羞耻。他却愈发得了劲儿地弹奏起吉他,把表白和爱恋都融入每一次拨动琴弦之中。


 


他的眼睛在闪光,当然他本就是一个发光体。


 


“不过其实也不能算异地恋。”


 


“你在我的歌词里陪着我。”


 


正好此时有落花掉在他摘了帽子的头顶,他伸出手指从卷曲的头发里把花瓣拈出来,像是献宝一样地递到我的面前。


 


花瓣和他的笑容一样带着春日的味道,只是长到了成熟的颜色,却没有染上尘埃。


 


我开始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说,觉得这个世界美好无比是因为万物都是那个钟情的人不经意的一字一句,满树花开的悸动也好,阳光席卷城市的璀璨也好,入夜的电台缥缈而动人的歌声里的情怀也好,都是穿过指间停驻的羁绊,留在记忆中等待此后每一日的黄昏反复诵读。


 


“要听我唱歌吗?”


 


“跟着那边沿街的广场舞的伴奏?”我挑了挑眉头。


 


“你的周棋洛绝不会被带跑调的。”


 


“那我,拭目以待。”


 


004


我突然想起一句话,他来的时候,春天也跟着来了。



❤,国内这方面教育确实不够到位,也希望列表的妹子能够好好保护自己❤

颂曳:

最近发现有低于15岁的给我文留言的同志 有点惊慌 不是说排斥你读 我公开发文当然得接受这个事实 但国内相关教育不怎么跟得上 我们这种wild fantasy类同人容易产生不现实的误导 自觉该尽己所能跟着科普一下才算得妥当

我那篇卡文近一周就是因为想到在稍微有点正剧化的逻辑里 男女主的态度非常能起到榜样或者启蒙作用 就想设计男主决定用tt 女主长期吃短效药所以才不需要 最后因为考虑到女主根据设定 吃短效药的动机实在不足 才放下这个念头 但文中男性对这方面的态度可以说是我能想到的算是靠谱负责面面俱到的了 另外在R向同人里安利“合理稳定的关系中短效药整体效果优于tt”这一理念可能也实在有些狂野了.. 现在见到这个话题 可以说时机非常合适

文学作品里和现实太不同了 虽然有这个意识的作品会用各种显明或隐晦的方式提醒你对自己负责 最终浪漫还是占第一位的 而现实中不管爱到什么地步 “对自己负责”的比例还是应当远远压过这段感情中一切其他事项的——独立自爱 有意识、有能力对自己负责 才是拥有美好爱情关系的唯一基本前提 

总的来说 

1.非稳定关系→tt 

2.稳定关系→主推短效药 

3.心态上正视这方面的一切细节 做好准备 爱得坦然 做得坦然 不管你多大 不管发生什么 不要产生自轻自厌情绪 尤其不要觉得“我还没到年龄就这样 我真是糟糕/现在出事也是我deserve it”你做的事情是中性的 不好不坏 如果爱的很深 保护得当 井井有条 那其实是好事 它不需要跟你的年龄和立场相关 更不需要和你的纯洁与否 好与坏扯上关系 不管你做没做这件事 它都无法定义你这个人 所以心态要正 理直气壮一点爱护自己 坚决不后悔不自责 把自己的健康放在第一位 合理求助 有事不要第一反应寄希望于紧急byy和流x  更不要抱着以下心态处理问题:我男友靠谱听他的/虽是大事但过于耻辱决定蒙过父母/总是有小诊所专科医院可以去流x,etc. 

关于具体对上面提到的理念的安利 可以移步知乎果壳科普贴

你为何排斥byy?←戳

知乎byy科普回答←戳

byy可降低女性癌症发病率的报道←戳


首先要有意识并学会爱自己,然后祝你爱得有秩序,祝你爱得坦然。


朝歌已暮:

的确是这样 现实是现实 小说是小说 言情更是例外
无论是外射还是怎样 无套就有妊娠的风险
而且由于生理结构的特性 女性更容易受到sex行为带来的感染风险 这就是为什么之前九价的疫苗wb上传的那么火
现实和小说真的不一样 性是美好的 因此它在小说里的呈现是浪漫的 但是性本身被赋予了非常多的意义 社会意义和生理意义皆有 
因此性教育是非常重要的 性事的了解和保护也同样重要
希望首页的孩子们都好好爱护自己 现实与小说可别混淆
希望每一个女孩子都好好保护自己😘

众生安眠:

小说是浪漫的。
但是我希望妹子们知道,内x是很危险的。
紧急避孕药对身体危害非常大。
流x也许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一生的伤害。
如果你对一个男人不知根知底,也会有感染hiv的危险。
所以文学作品可以肆意欣赏,深情脑补,兴奋带入。
但答应我,在现实里做x的时候,请一定要注意安全好吗。

不是每一个男人都会在你意外怀孕的时候深情款款地和你求婚的。

有人会推脱责任,有人会说谁知道是不是我的,有人会说快打了绝对不能要,还有的人会一走了之。

相信这个世界上温暖而美好的事情,但是也要保护好自己,好吗。

全世界的小姑娘都是上帝的宝物,我不希望任何一个你受到伤害。

爱你们,么么哒。

这个正面刚的暗香,是我了

一个浑身是戏的人:

真的没人萌暗香小姐姐×云梦小姐姐吗

就是打本的时候暗香虽然脆但是也直接上去正面刚血量蹭蹭蹭地掉云梦小姐姐就跟在后面叫姑奶奶别冲那么前我奶不过来了然后狂甩莲花给她

事后云梦很生气暗香就一把勾过她说别生气了去泡澡吧我给你买糖葫芦吃

真的没有人萌吗

@以枔 你家眠蛊被喷了

磨牙大王:

我就觉得今天犯口舌,先去看了文,觉得没毛病。回头上这问问,到底哪里让这几位不满意了,结果连文都没看,就是闭着眼睛喷。还有那种特别辣眼睛的我就没截。讲真如果是这种智力差的话,就可以当过年的二踢脚放了,没啥用的东西就当听个响热闹热闹了。




  ( ゚∀゚) ノ♡ 先挂着晚点删